天空彩

/ / / 國內/ / / / / / 新聞中心

連隊“骨干群”為何遭遇戰士吐槽

2017-06-14 07:08:00 分享
參與

胡三銀繪

  原標題:連隊“骨干群”為何遭遇戰士吐槽

  宋海軍 何哲

  前不久,火箭軍某團一營三連爆出一條“新聞”:連隊被舉報了!

  舉報者不是別人,正是連隊“自家”的戰士張林。

  要說這事還真不小,舉報信越過連、營、團,直接到了基地首長的政工網信箱。

  “這還了得!”連隊干部急得團團轉。

  “首長不早就說過‘歡迎來信’嗎?”張林理直氣壯。

  團機關工作組很快進駐連隊,真相隨之水落石出。

  原來,三連王連長考慮到在工作中與連隊干部骨干接觸比較多,大家經常講工作、聊生活、嘮家常,于是提議建一個微信“骨干群”,得到骨干們一致贊同,王連長自然被推舉為“群主”。

  起初,連隊骨干在群里曬曬照片、秀秀幸福,分享些體會感悟、生活軼事、心靈雞湯等等,也沒有引起其他戰士太多的注意,頂多就是大家茶余飯后的談資罷了。

  一次,團里召開正規化管理座談會,團領導點名表揚三連:連隊雖然遠離機關單獨駐防,但訓練管理科學正規、井井有條,官兵精神狀態好、完成任務好……

  連長、指導員回到連隊后,馬上召集連隊骨干傳達會議精神,大家聽后心里美滋滋的。散會后,王連長意猶未盡,恰好當時是手機使用時間,于是在“骨干群”里帶頭發了一個10元錢的紅包,留言“同志們辛苦了”。大家也接龍似的你一元我兩元,玩得不亦樂乎。

  “班長,玩啥呢?這么嗨!”看到班長王偉樂呵呵地不停戳手機,戰士張林湊了過去。“搶紅包呢!”王偉頭也沒抬。

  看著班長愛搭不理,張林心里不由有些“小失落”。私下里,他與班里戰友聊起這件事,沒想到,大家對此早就有看法:“連隊為啥不拉我們入群?”“一個連的兵咋還分親疏遠近?”“這不把我們和連隊骨干隔開了嗎?”……

  “骨干群”成了“離心墻”,多少讓連隊骨干始料未及,更讓他們意想不到的是,張林竟通過政工網兵情熱線,把事情捅到了基地首長那兒。

  嚴格來說,這不是一封舉報信,而是一封建言信。張林在信中寫到:“尊敬的首長,我是通信團一營三連戰士張林,我們連有個‘骨干群’,雖然平時便于連隊骨干們溝通交流、深化感情,但無形中卻拉開了他們與連隊其他官兵之間的距離,我覺得這也是一種離兵現象……”

  事情真相大白。了解原委的工作組回到機關后,沒有上綱上線打板子,而是交由連隊自己處理。連隊骨干進行了深刻的檢討反思和廣泛的討論交流,有人認為:建了一個群,寒了不少戰士心,這樣的群應該取消。有人力挺:“骨干群”是一個很好的輔助手段和交流平臺,不能因噎廢食。討論過后,意見趨向一致:大家反對的并不是微信群本身,而是因為“骨干群”導致的官兵關系疏遠。

  隨后,三連“連隊群”應運而生,全連官兵紛紛主動入群,分享訓練、學習、生活中的喜怒哀樂和成長點滴,時不時發個表情包,好心情一起共享,煩惱事共同分擔,“連隊群”已然成了連隊“加油站”。同時,“骨干群”也更加“紅火”,通過“連隊群”掌握了解官兵思想動態后,骨干們在群里暢所欲言、建言獻策,提高了連隊管理效率。“大群”連著“小群”,群里群外其樂融融,官兵關系更和諧更緊密了。

  莫要那邊建起群,這邊脫了群

  火箭軍某團政委馮曉永

  沒想到一個“骨干群”卻照出了心理距離,無形中疏遠和冷落了戰友感情。細思之,戰士“舉報”這個群,本意并不在于“散群”,而在于“入群”;他們不排斥“小群”,卻排斥“脫群”。

  莫要那邊建起群,這邊脫了群。在部隊建設中運用“互聯網+”思維,借微信群等新型社交網絡走近青年官兵,傾聽兵言兵聲,了解兵心兵事,這本是好事。但好事就當辦好,倘若考慮不周、方法不當,把微信群建成“私有領地”甚至“小圈子”,在官兵之間人為立起“隔離板”“離心墻”,則會收到反效果、產生負能量。

  好在三連亡羊補牢,用“連隊群”這個大群,連起了“骨干群”那個小群,重新叩開了官兵的心扉,融洽了官兵關系。這件看似不大的小事也啟示我們,連隊是個大家庭,只有充分發揮群眾的智慧和力量,官兵同心、上下協力,才能形成抓建連隊的“最大公約數”,讓連隊建設欣欣向榮、蒸蒸日上。

責編:何卓謙
環球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