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彩

香港警察,不慫!

2019-08-01 00:27

  今天,在香港東區裁判法院,香港警方日前拘捕的45名暴力示威分子被正式起訴!

天空彩  很多人聽到這一消息后的第一反應,是拍手稱快——這些暴力亂港分子終于面臨法律的懲罰。這是對香港警察工作的應有回應。

  這一輪暴力動蕩,香港警察承受了正面沖擊,以及來自各方的巨大壓力。甚至有人說香港警察“慫”!過去幾十年,他們在一些“皿煮代表”的過度監督下,在一些“顏色媒體”的鏡頭偏見下,在一些“暴力青年”的直接威脅下, 艱難地守護著香港這個“東方之珠”的秩序與安寧。

  他們不慫!但真的不易!

  “世界第一”

  很多人都知道,香港的房子很貴。2019年,香港以約620萬美元的中位數房價,連續9年位居世界第一。

  但是,香港還有一個“世界第一”,很多人并不知道。

  根據2014年香港罪案情況顯示,當年全港共發生兇殺案件27宗,這一數字是很低的,.它詮釋了在全球142個國家與地區中,香港的“安全與保安”(列格坦研究所“全球繁榮指數”評價)為何能連續兩年居全球第一。

  即便這個體系在2016年修改了評價要素,2017年和2018年香港仍分別位列世界第五和第四。

  然而,這群為了香港社會安全穩定流汗流血的人,這幾天卻被人以最惡毒的語言咒罵:“有7歲以下的小朋友,他們活不過7歲;如果7歲或以上,他們20歲前會死于非命。”

  這一對香港警察的咒罵,公然的仇警言論令整個香港社會震驚。而咒罵者竟然出自香港真道書院助理校長戴健暉,這樣一個教書育人的知識分子之口。讓人難以想象。

天空彩  此外,近千名香港警察的個人資料,包括中英文姓名、身份證號碼、家人姓名等被一些人惡意公布在網絡上,導致他們及家人受到騷擾。甚至,還有警員或家屬收到死亡恐嚇。

  香港警察為何會受到這種對待?

  去幾十年,在世界電影中,最具“香港標簽”意義的當屬香港警匪片,觀眾可以說遍布所有華人圈。刀哥清晰地記得,上世紀80、90年代,中國內地家庭還沒有VCD的時候,大街小巷的錄像廳里,香港警匪片是最火爆的。

  基本上香港所有知名演員也都演過阿sir,或者那種看著很壞,但最后扭轉乾坤的臥底警察。為什么呢?因為阿sir可以說跟香港普通民眾日常接觸非常多,有些都是街坊鄰居,滿滿的熟悉味道。

  然而,2014年香港發生的一場違法占領活動,讓警察在媒體和一些人營造的氛圍下,發生了形象改變。

  上一任香港警務處處長曾偉雄是當時處于“漩渦中心”的人物。他說當下香港的游行文化從和平走向暴力,過去香港無論多大規模的游行,都會在表達完意見后按時散去,過程理智平和。

  但最近五六年來,有些激進人士在申請的集會時間結束后仍繼續示威,強占道路,港警不得不采用更強硬手段維持秩序。尤其是香港有些政黨、社團示威時視法律如無物,有些人更是以越來越暴力的手段對抗警方的管制和清理。

  面對這種變化,港警一邊積極維護城市的秩序,一邊也努力在戰術上做出調整,目的是能夠有效地應對那些暴力對抗人員。

  于是今天我們經常看到的“速龍小隊”,在2014年6月誕生。“速龍小隊”的正式名稱是特別戰術小隊(Special Tactical Squad), 由警察機動部隊教官組成,主要是在警方行動被嚴重阻礙時出動,以迅速的手法移除障礙,以及執行鎖定及拘捕行動。同時,“速龍小隊”在行動現場,還需要負責觀察及作出實時指導。

  從2014年的違法占領,到2016年的旺角暴亂,再到今天我們看到多日來持續暴力對抗,那些暴力示威者會突然發難沖擊立法會、投擲雜物和搶鐵馬,有的還會制造帶有攻擊性的武器,這些對香港警方的考驗是不斷升級的。

  港警已經形成了一套逐漸成熟的套路,先后出動警察防暴隊、“速龍小隊”控制場面,然后向示威者施放胡椒噴霧劑,部分警員更手持雷明頓霰彈槍(發射橡膠彈和布袋彈)戒備。警力持續增加,鐵腕清場,最后將示威者包圍,結束一場暴力沖突。

  制約與艱難

  然而,盡管港警在努力,他們面臨的掣肘和制約,其實是外界難以想象的。尤其是在香港目前這樣一個“小政府、大法治”的體系下,有一些人過度強調他們理解的“民主法治”,再加上一些目的不單純的媒體帶有偏見的監督,讓港警動輒得咎。

  香港警隊成立于1844年,2019年迎來175歲生日。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這支由香港警務處處長領導的隊伍包括正規警察、輔警及文職人員,人數超過3。65萬人,是實際人數最多的政府部門。

  根據香港特區政府的統計,香港警務處人員占特區政府公務員隊伍的近五分之一。警務處雖然隸屬于香港特區政府保安局,但在維持香港社會秩序和穩定方面發揮重要作用。

  正因為香港警隊在特區政府公務員中是最大的部門,所以一些西方勢力和反對派皿煮人士為了制造政府與民眾的對立和矛盾,就把港警當成最大的目標。 這里的原因主要有兩個:

  第一,港警是直接面對那些抗議示威者的人,兩者是零和關系。如果打擊港警,讓港警們畏手畏腳,那些西方勢力和反對派皿煮人士在香港掀起騷亂的陰謀就成功一大半了。

  第二,警察這個職業在香港是個熱門行當。薪資待遇相對較高,如警員月薪在24110元(港元,下同)至38580元,督察或高級督察月薪在42665元至84250元不等。這在那些激動的香港“廢青”那里,容易挑起矛盾對立。

  人們應該還清晰地記得,香港“七警察事件”。

  2017年2月,香港7名警察因涉嫌毆打2014年參與非法占領的襲警人士,被香港區域法院外籍法官判決罪名成立,各獲刑2年監禁,且不準緩刑。 判決結果甫一公布,震驚整個香港社會。

  人們質疑之前輕判襲警辱警的非法示威人員,之后重判辛苦執勤的警察,于情不合、于理不公。當時香港社會各界紛紛支持聲援獲罪警察,靜坐、游行、籌資,共同主張上訴改判,為法治正名,還警察公道。

  直到今年的7月26日,這7名港警才迎來上訴。香港高等法院上訴庭裁定其中2名被告上訴成功,撤銷刑期,當庭釋放;其余5名被告上訴失敗,但分別獲減刑至判監15-18個月。即便減刑,那5名警員也須即時服刑。

  這種不公因何造成?有幾個因素非常重要。

  首先,香港強調是高度的法治社會,那么你犯不犯法,是由法院來審判并最終定罪的,所以法院的角色很重要。

  香港法院分為三級:基層法院、高等法院和終審法院。其中,如果對基層法院判決不服就可以上訴,所以高等法院和終審法院的角色更為重要。而香港高等法院和終審法院的法官基本都是外國人或者已經入了外籍。所以,針對港警與游行示威者的矛盾,有些事情你懂的。

  其次,香港媒體營造的“劇場效應”。

  香港的商業媒體非常發達,再加上互聯網時代讓圖像、視頻第一時間在社交媒體上快速傳播,所以,很多私人網站甚至個人都成了“媒體”。從這段時間香港媒體報道暴力示威者與港警沖突的畫面,你可以看到一些所謂的“香港媒體人士”,把相機鏡頭對準的都是警察。港警甚至每一個舉動都會被媒體抓拍到,成為制作新聞點的“素材”。

  在這個“劇場效應”下,當暴力抗議者與警察對峙時,反對派會安排老人或女士走到警察面前手舉標語牌,感覺警方占據絕對強勢。只要警方動手清理或者發射催淚彈,那就肯定會成為一些媒體的頭條,并指責港警濫用武力。

  殊不知,那些躲在人群中的暴力分子用彈弓、箭弩等攻擊性武器給警察制造的危害,一點都不小。但是,在那些媒體眼里,這不是新聞,“港警暴力清場”“港警濫用武力”才是新聞。

  第三,一些泛民派立法會議員等人,不斷利用機會限制港警的執法。

  舉一個小例子。“速龍小隊”作為警方一個特別行動力量,當然具有一定的特殊性。所以當沖突事件發生后,“速龍小隊”的制服上,并沒有警員編號是很正常的。因為,隊員執行任務時,需穿上戰術背心,將不同裝備掛在身上,如武器、通訊裝備、急救用品、手銬、熒光棒等。

  所以,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此前回應稱,“速龍小隊”的工作服只為行動而設計,無位置展示警員編號。但是,泛民派立法會議員卻宣稱,不顯示警員編號不行,市民難以記錄警員編號日后無法投訴。

  說白了,前面提到近千名香港警員的身份、聯系方式等信息被泄露,是怎么來的?想必你也清楚了一點。

  仁心與守護

天空彩  一些西方媒體和皿煮人士批評香港警隊,在清理抗議人士過于暴力。刀哥只想問問,你們臉紅不臉紅?看看當年美國警察如何對待“占領華爾街”的美國青年,看看英國警察如何“招呼”那些英國抗議者,只能體現出香港警隊真是保持著對示威抗議者的仁心。

  西方國家民眾走上街頭進行抗議的理由有千萬條,但如果被判定為“非法集會”,后果只有一個,警方會毫不猶豫地清場、抓捕。而帶頭鬧事者、煽動暴力者都會被判入獄。無論是大陸法系還是海洋法系,也不論是什么社會制度,基本都是如此。

  什么是“非法集會”?很簡單:一是不被批準的集會,二是集會超出了事先劃定的區域。不管集會的表面理由論多么“崇高”,但無法掩蓋其非法的本質,這是任何文明社會所不能容忍的。

  前幾天,紐約兩名警察在執行任務時遭到三名男子潑水,上至總統,下至市長對污辱警察的行為同聲譴責,認為這是“美國的恥辱”,立即將三名嫌犯捉拿歸案。美國當政者非常清楚,警察是和平時期維護法治的最基本力量,打掉警察執法的尊嚴和權威,后果十分十分嚴重。

  西方國家在這個問題上是典型的“雙標”。西方國家發生大規模示威活動時,警察毫不猶豫出動防爆車,高壓水龍、警棍、催淚彈、橡皮子彈一起上陣,大規模拘捕抗議者。西方媒體和政治勢力卻為何對香港的暴力犯罪分子如此寬容,動不動就指責香港警方?

  美國警察是這樣噴辣椒水的

  要知道,7月28日,香港上環及西環示威演變成流血沖突,激進示威者曾從高處投擲路牌及重型雜物,發射鋼珠,甚至將載滿紙皮的手推車點燃后推向防暴警察,沖擊防線,已經對警員構成嚴重威脅。

  保持社會正常的秩序,是一個國家、一個城市最根本的基礎。如果沒有秩序,那就成了當年的利比亞、敘利亞、烏克蘭的基輔。丟掉社會的基本秩序,就等于喪失了一切,歲月和平靜好都是奢談。

  在這種背景下,香港警隊在沒有西方國家警察那樣高度受保護的警權下,還肩負著巨大的責任,維護社會的秩序和治安。因為他們是這個城市的最后一道防線。

  有一個細節,既能體現港警的仁人之心,又能凸顯他們對維護香港社會和平穩定的努力及珍視。

天空彩  港警如今在面對那些暴力抗議分子時,每一次行動前都會事先舉旗預警。嚴重程度分為4階段,黃旗為“警察封鎖區,請勿穿越”;紅旗為“停止沖撞,否則我們將動用武力”;黑旗為“警告,將施放催淚瓦斯”;橙旗為“撤退,否則我們將開火”。

  他們還是希望那些香港青年放下暴力,不再干傻事;不要再發生流血和沖突,讓香港進一步被撕裂和沖撞。香港“墜落”,痛心及難過的是所有中國人。而那些西方勢力和皿煮人士則笑在心里。

  如今,香港是全球罪案率最低的城市之一,警隊作為重要執法者功不可沒。面對當前的局面,香港警方仍呼吁警員逆境中團結一致,克盡己任。

  就像香港警匪片中,大結局里日常出現的這句經典臺詞。 這群警察在守護香港!

責編:楊陽
分享:

推薦閱讀